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医药 >

澳门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热点网     发布时间:2019-05-15   
  5月5日讯 医院整改,耗材比必须降到20%,月月考核,责任到人。     医院耗占比必须降到20%     近日,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发布《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关于巡察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     医院在接受巡查整改后,收到了33项具体整改事项,其中一项提到:医院耗材比控制不够严。     2017年、2018年1-10月,医院耗材比分别是33.27%、31.57%,未达到原国家卫计委提出的到2017年底,城市公立医院耗占比控制在20%以内的改革要求。     对此,医院也进行了整改,并要求责任到人。     1、月月考核,与绩效挂钩。     2018年1月,医院制定了《自费药品、自费耗材使用管理规定》;2018年7月制定了《医用耗材(耗占比)考核评价指标的规定》、《关于对耗材超标科室处罚的补充规定》、《特殊患者使用自费医用耗材管理规定(暂行)》,对临床科室医用耗材的使用情况对照量化指标,月月考核,对不合格科室扣减绩效。     2、科主任负责。      (1)强化临床科室负责人对医用耗材的管理责任和使用责任,不仅要规范医生合理使用耗材行为,更要加强医患沟通,保证患者选择权得到充分体现。     (2)重视医疗耗材二级库房院内流通管理机制,明确耗材管理人员职责,做到精细化管理,特别是跟台耗材的管理,杜绝先使用后入库现象。     3、改用低价耗材,使用金额排名靠前,限用、停用。      (1)提高医用耗材申购计划性和出入库的时效性,减少库存、加快周转、降低成本。     (2)合理遵从低价优先的原则,在保证医疗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对相同产品的医用耗材,在规格(型号)相同的情况下,优先采购和使用低价医用耗材。     (3)合理遵从质优价廉的原则,加强政策宣传。     2018年11月,针对用量大的心内科导丝、导管、血管鞘组等介入耗材,多品牌并存的情况,优先使用质优价廉产品;2019年1月,针对用量大的骨科创伤、脊柱等耗材,引进挂网中低价产品,为患者提供多种选择权。     (4)严格遵从限量管理的原则,对自费耗材动态监测,对临床使用情况全方位监管。每月10日前,进行和分析,对使用金额排名靠前或使用异常的自费耗材分别采取停用、限量等管控措施。2019年1月,停止使用自费耗材一个品规;2018年8月,停止采购了对临床意义价值不明显的检测项目所涉及的检验试剂。     (5)坚持规范使用的原则。2019年1月,医务部组织临床专家对医用耗材使用情况进行点评和分析,规范医生使用行为;2019年1月,护理部针对院内护理耗材制定行之有效的使用规范,明确使用范围,避免乱用或滥用。     降价减量是大势所趋     2019年,国家医保局更是把“通过医保准入、招标谈判等方法将(高值耗材)虚高的价格降下来”作为医院高值耗材管控改革4大目标之首。     而且,早在2017年,国家卫计委就明确提出“到2017年底,200个地级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下降到30%左右,百元医疗收入(不含药品收入)中消耗的卫生材料降到20元以下”。     降低耗材价格和耗占比就像耗材管控的两个拳头,不断地进行加压,形成了一个长期的管控机制。并且,耗材管控也呈现越发严格的趋势。在地方上,政策也在紧锣密鼓的落地实施。     2017年底,四川省一共有39家三甲医院的医疗费用增长幅度超过10%,四川、山东多家大医院为降耗占比,限用、停用耗材闹得沸沸扬扬。     2018年6月,宁夏回族自治区卫计委发布《关于印发全区巩固破除以药补医成果持续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任务分工的通知》,明确责成三甲综合医院制定整改措施和方案,切实降低耗占比,并且把降费与医院考核和奖励金挂钩。     在降低耗材价格上,从去年多数省份在高值医用耗材上的集中采购与价格联动中可以看到,整个耗材集中采购环境呈现出“参考全国最低价”、“一地更比一地低”的特点。多省在近两年掀起大规模的调价风云。     比如在前几天,广州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通知该医院供应商,要求对所有在用的骨科类、介入类和外科类的医用耗材再次议价,议价标准为在现行采购价上以不低于30%的基础降价。(也就是说100块钱的东西,至少要降30块钱。)     在更早的时候,广州已经有两所大三家医院明确发出医用耗材降价通知,要求耗材供应商降价,自3月15日起执行。其中一家明确,以供货量的数额来划分降幅大小。     1、该品牌2018年供货量在150万元以上的降15%;     2、该品牌2018年供货量在100~150万元的降10%;     3、该品牌2018年供货量在100万元以下的降8%。     从招采降价,到再次议价,一环接一环,医院为了降低耗占比已经是不遗余力。     耗材管控中的利益博弈     降低耗材价格,降低医院耗材占比,作为耗材管控的两种必要手段,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全面取消耗材加成,肃清耗材乱象。归根结底,是利国利民的事情。但是,过程艰难,难免会给损害既得者的利益。     这个漫长的降价控费过程,也是一个利益博弈的过程。     从医院层面来讲,医用耗材管理一向是各医院的重点和难点,其管理需要依托信息系统控制(信息流)、专业人员管控(物流)和各种单据处理(票据流)的相互结合。在前期,必然会增加相应管理成本的投入。     但是,通过医院耗材管控,也会设定合理的安全库存,减少不良库存,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实现医院库房“零库存”,也可以有效地监管了医用耗材的采购、供应、申领、使用和结算的全流程,有效地提高了医疗质量、服务质量和运营效率,实现医疗管理水平上升到一个新台阶。     医院主导,逆向选择配送及供应商,药品、耗材集中第三方流通企业配送;带量采购提高议价权,降低药耗价格,通过集约化信息云平台,对耗材采、供、领、用、结算数据进行多维分析(全院耗占比、科室耗占比、收支数据、病种术式耗占比)为医院控耗控费提供决策支撑。     因此加强耗材的成本控制和使用频率是加强医院费用支出控制、控制耗占比和提高医院经济效益的重要途径,借此可以有效降低医疗服务成本,实现医院经济效益最大化。     从企业方面来讲,势必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市场竞争压力,尤其是对于众多的中小代理商和经销商来说,将会迎来更多的挑战。     在医院降价的过程中,供应商也遭遇到没有话语权的尴尬境地,“这又是一道关于市场和价格的选择题,不过没得选,这个得降。供应商的耗材产品出货口最大的是公立医院,虽然供应商处于产业上游,却没有主动权。”     但是,面对耗材降价减量的大趋势,企业应该顺势而为,主动降价赢得更多的市场份额。